2017年4月21日

後來的我們



應該是最後一次了,回到這個生長二十幾年的地方。
城市旁的衛星小鎮變化不算太大,當年居住的公寓還在,只是那個二樓再也沒有等我回家的身影。公寓後面的一整片的邊坡樹林早已鏟平,取而代之的是高級的社區別墅。

緩緩穿過另一條巷子,在快走近小時候都會去那邊磨米的三合院轉角,聞到了陣陣烘豆的香味。慢慢靠近才發現三合院改造成一間咖啡店,門口掛了一塊不甚起眼的招牌,可招牌上的店名讓我有想進去看看主人是誰的衝動。

「媽咪,我的名字在上面耶!」
一旁跟著的孩子指著看板上的其中兩個字

「是啊,那我們進去這間店吃點東西好嗎?」

剛過午,平日的住宅區很安靜,路上沒什麼人;但走進店裡一看,沿著窗邊的每張桌子都有客人,大部份都是單獨一個人,有的在看書、有的在滑手機、有的用著筆電在做事。少數聊天的也低聲交談著。
整間咖啡店最顯眼的地方是工作吧台,所有想的到的咖啡相關器具一應俱全。
吧台其中一段有設了幾個位置,正好都沒人坐。
想看著店主沖咖啡的我,不等店家招呼就揀了其中兩個位置坐下。

一位背對著門口站在吧台另一側忙碌的女生正要把剛弄好的麵糰放入模型中,旁邊的烤爈已經預熱完成。

「不好意思,請稍坐一下,我得先把這盤麵包送進烤爐。」

這女生的聲音聽起來好耳熟,加上修長的身形,讓我的心跳不自覺的加速,想起了多年前的某個女孩。

看著她俐落的樣子,好帥氣!

有多久沒有把這個字眼拿出來用了…
今天是怎麼了?
一直在不斷地開啟我人生的回憶盒子。


「久等了,先喝點水吧,再看看要點些什麼。」

女生把水杯和菜單放到我面前,喚回了走神的我。

抬頭一看,真不敢相信我自己看到了什麼。


一定是幻覺,我想!

但我開始對著她傻笑…

「好…謝…謝…泥…」連帶舌頭也打結了。

「欸,媽咪,她好像妳手機裡面那個哥哥喔! 可是她是長頭髮耶,哥哥是短頭髮。」

「我像哥哥啊? 小朋友你好啊! 我很久沒有當哥哥了耶,你叫什麼名字? 你長的好像外國人哦。」
女孩輕笑問著

「我叫言若,這個言、這個若,今年6歲,我把拔是歪果仁,所以我長這樣啦…」
兒子指著MENU封面上的其中兩個字給女孩看。

「是這個言若啊…」女孩用她月牙彎彎的笑眼看著我們

「是啊,把拔說媽咪很堅持要取這個名字,都是因為那個手機裡的哥哥啦!」
兒子抽走我手上的手機,想把手機拿給女孩看,我立馬按下關機鍵,然後搶回來。

「跟你說了多少次,那個不是哥哥! 是帥氣的姐姐! 你跟你把拔眼睛都有問題膩?!」
我生氣地反駁著

「誰叫妳手機都不放我和把拔的照片,一直放著兩個哥哥的照片,另一個哥哥還都看不到臉,只有露出耳朵。」

「要你管! 等你哪天帥過照片上的人,我就換成你的照片啊!  ㄌㄩㄝ!!」
我很不爽地對著兒子做鬼臉


「我開始好奇是哪一張照片了…」
女孩一臉興味盎然的樣子

「等我做好心理準備…再給妳看。我想要喝妳煮的咖啡…可以嗎?」
把手機放進包包進,不給兒子再有拿到的機會。用著期待的眼神看著女孩…

「當然沒問題! 喝什麼?」

我遲疑了一會,在杯墊上寫了一個英文單字,只見她嘴角揚起一抹微笑

「很久沒看到這個單字了」

女孩開始專注著製作咖啡,我趁機細細打量她,真的沒什麼變,只是頭髮長了些,氣色比以前更加紅潤,看著就能感覺她現在是幸福的。對我來說,能在多年後看到這樣的她,真的就很足夠了。


「妳是住在這附近嗎?」

她的動作還是一樣那麼帥氣,我想我的星星眼又冒出來了吧。

「不是,以前的家在隔壁幾條巷子,後來搬走了,趁出國前回來走走看看。」


來了好一會,還沒有看見其他的店員出現  

「這間店就妳一個人打理嗎?」

「我和我先生一起打理,他負責廚房,我負責咖啡和點心,假日會有個小幫手來打工。」

「妳…結婚了?」


把回憶封箱之後,就離開了熟悉的城市,也切斷了所有相關的消息管道,私心的想把最美好的記憶都留在那時,於是未曾去確認那些後來的後來。

「結啦,也有個女兒,正好和妳的孩子一樣都是六歲。」

「嗯…」

恭禧兩個字說不出口,而且現在說好像太遲了些。雖然,我好想知道她的先生是誰,是不是我所想的那個人,但我現在也問不出口,正當我的大腦和語彙能力雙雙卡關之時,專屬我的咖啡已經送到我的面前;兒子也開始享用他的可可牛奶和三明治了。

「喝看看吧,這是屬於妳的特調;餐點還要再等一會,還沒做好。」

「很好喝…」

嚐了一口,想到這是第一杯,也是最後一杯,由女孩親手為我煮的咖啡,真的好開心好開心,眼淚不小心就這麼滴落到咖啡之中…

「能再見到妳,真的是太好了」我望著女孩


女孩的食指輕撫著杯墊上我寫的字  
「還有人會記得,我也很開心哦… 妳的字真是好看。」

「只有幾個字好看而已,以前練字的時候總是寫幾個固定的字和名字,妳的名字我也寫的很好看哦!」
拿出用了很久的白色鋼筆在杯墊上又寫下了女孩的名字,一如多年前在練習時那般的寫。

「也寫寫看我的名字吧,才能確定妳是不是有認真練過字。」
突如其來的聲音嚇了我一跳,抬頭一看,又是一個好久不見的帥哥把一碗很豐盛的牛肉麵就這樣放在我的眼前…

我強忍住想尖叫的衝動,用有點顫抖的手再寫下了一個名字。

「嗯! 真的寫的很不錯! 這是本店的招牌牛肉麵請慢慢享用。」
說完這句,他就像陣風的離開吧台,退到了店後面的廚房。


「他… 他是…他是…」
我都還來不及確認,確認他是不是身體安好,確認他臉上有沒有皺紋跑出來,確認看到他是不是只是我的幻覺,他就這樣走掉了! !

「我先生。」女孩很好心的補完我的句子 。





***** ***** ***** ***** ***** ***** ***** ***** ***** ***** ***** ***** ***** *****



一個有著西方臉孔的年輕人走進三合院裡的咖啡店,手裡抱著一個紙箱,眼睛搜尋著他要找的人正在吧台裡煮咖啡,他走了過去。

「嗨… 帥氣的姐姐,好久不見…」

「是在叫我嗎? 大概有20年沒有人這樣叫我了呢。」
綁著馬尾看起來非常優雅的女人笑問

「是在叫妳啊! 我是言若,20年前應該就是我這樣叫妳的吧…」

「言若? 言若…」

女人思索了好一會的時間
 
「 我想起來了,你怎麼會還記得這裡? 你媽咪有沒有跟你一起回來?」

「媽咪在我13歲那年走了,那時我們來你這之前,她剛被醫生判定只剩下半年的時間,沒想到她還多撐了七年。她一直跟我說,那一定是再見到你們之後帶給她的力量。要我代替她來跟你們說謝謝,也讓我把20年前沒給妳看的照片再拿給妳看;還規定我要到今年的今天才能來找你們。」

言若一邊說著一邊把紙箱放在吧台上打開

「今天是...10月18日。」
女人看到箱子裡的東西就明白了這個日期所代表的意義。

從廚房走出來的男人由女人的背後環抱著她,將她整個人包進自己的懷抱裡,一手拿起箱裡的其中一本白色封面的雜誌。

「這些東西都30年了啊,突然有點想念那段日子。」
男人輕輕吻了女人的耳朵,一如以往。

「這箱是我媽咪的珍藏,我老爹說交給妳和妳先生應該再適合不過了,希望你們能收下。」

  
言若另外拿出了一張照片和一紙短箋交給了女人。

短箋上寫著:『從遇見你們的那個時候開始,到我人生的最後一刻;這張照片始終是我手機的桌布,不曾更換過。看著照片,我就會有想要努力去幸福的力量,謝謝你們帶給我人生一段如此美好的旅程。幸福這個字眼對我來說是動詞,而非形容詞,必須去努力實踐才會有所得到。希望你們一直一直努力去愛去幸福。』

  
男人用指腹溫柔地抹去從女人眼角流下的淚水,把那本雜誌放在吧台的陳設架上,然後坐在一旁的工作椅上仔細地翻看紙箱裡面的每一樣東西。

「我煮一杯你媽咪愛喝的咖啡給你喝吧!」

女人綻開笑容對言若說



(The End & And...) 



***************************************************


最近一直在想著
身為所謂的粉絲對著所謂自己喜歡的偶像
真的是無法一輩子都這麼熱情的全心全力 (財力&時間)去支持
粉絲有粉絲的柴米油鹽 偶像有不再是偶像的一天
聽著這首歌 
忽然覺得它好適合做為粉絲和偶像之間的結局描寫 
至少很適合我 
一個當了快14年的粉絲而言
是喜歡這樣的結局的 
各自往各自的方向前進 但還是希望你是幸福快樂的



後來的我們

詞:阿信
曲:怪獸

然後呢  
他們說你的心  似乎痊癒了
也開始有個人  為你守護著 
我該心安或是  心痛呢? 

然後呢
其實我的日子  也還可以呢  
除了回憶肆虐  的某些時刻
慶幸還有眼淚  沖淡苦澀

而那些昨日  依然繽紛著  
它們都有我  細心收藏著
也許你還記得  也許你都忘了
也不是那麼  重要了

只期待  後來的你  能快樂
那就是  後來的我  最想的   
後來的我們  依然走著
只是不再並肩了
朝各自的人生  追尋了

無論是  後來故事  怎麼了
也要讓  後來人生  精彩著
後來的我們  我期待著
淚水中能看到  你真的  
自由了


親愛的
回憶我們共同  走過的曲折
是那些帶我們  來到了這一刻
讓珍貴的人生  有失有得

用新的幸福  把遺憾包著  
就這麼朝著  未來前進了
有再多的不捨  也要狠心割捨
「別回頭看我  親愛的」

只期待  後來的你  能快樂
那就是  後來的我  最想的   
後來的我們  依然走著
只是不再並肩了
朝各自的人生  追尋了

無論是  後來故事  怎麼了
也要讓  後來人生  精彩著
後來的我們  我期待著
淚水中能看到  你真的  
幸福快樂


「在某處  另一個你  留下了」
「在那裡  另一個我  微笑著」
另一個我們  還深愛著
代替我們永恆著
「如果能這麼想  就夠了 」

無論是  後來故事  怎麼了
也要讓  後來人生  值得
後來的我們  我期待著

淚水中能看到  你真的  

自由了

2016年9月11日

烙印的後青春期 - 我的S.H.E




好前一陣子想參加一個活動,寫了幾段就停住了。
一直把這頁夾在記事本裡,想趁今天把它拿出來曬一下。





















曾經我瘋狂的無役不與,簽唱會、見面會、演唱會,只要能出席的就一定會去。
想多看看S.H.E、想多跟陳艾拉說上兩句話。
奇幻旅程的簽唱會七場,台北、台中、高雄、屏東、台南、嘉義、花蓮。
有的是和老人團的夥伴一起去,有些場次是獨自前往。
有時是開車、有時是搭火車、花蓮則是搭飛機來回,硬是完成了簽唱會全勤的目標。
那時候的我24歲,老是被家人取笑,妳到二十多歲才在青春期嗎?
以往被認定也自認少年老成的我,怎麼也沒想到可以追星追到這般瘋狂齊全。







































2003年因為薔薇之戀,喜歡S.H.E、愛上了陳艾拉。
短短的幾年之間,把所有青春期會做的事、會有的行為都做完了!
看了2004年九月S.H.E首場售票演唱會奇幻樂園還不過癮,
瞞著家人偷飛去看了同年11/6在吉隆坡的演唱會,
更神奇的是在2005年1月,組了一團從台灣飛去新加坡看奇幻樂園演唱會!
這過程當然有好的也有不好的狀況發生,但因為愛,所以一切都圓滿的完成。
現在記得的也都是快樂的記憶!!

接下來移動城堡、愛而為一,香港、新加坡、馬來西亞輪著飛。
兩天一夜、三天兩夜是常態,坐飛機玩耍的行程都已經很習慣。
漸漸地,倒是簽唱會這種能近距離接觸的活動反而少去了。













































不是不愛、不是不想念,而只是換了個方式....
特別是在娜娜受傷之後,我告訴自己,
只要S.H.E三個人可以快樂平安的活著,她們在地球的哪裡、做些什麼事情、
和什麼人戀愛結婚都沒有關係,見不到她們的面也無所謂。
曾經的CP粉、曾經的唯粉,或許很像路人粉的現在....
一切一切 做過的事、說過的話、吵過的架、罵過的人、走過的路,
印記成13年的青春記錄,在腦海裡、在心裡、在我的歲月裡。


十五週年生日快樂!我的S.H.E!!



2016年4月22日

Light Up The Hope Mayday Concert 20150103 片段



人生有多少個365天呢?
等了好久 終於等到今天
如果我們夠健康的話 我們可以唱到80歲吧
那可能還有40幾個像這樣的晚上
雖然說用掉一個就少掉一個
但是這個夜值得我們回味接下來的364天
現在請你回頭看滿地的星空將為你綻放
所有最可愛的你 明天見 明年見


怎麼去擁有 一道彩虹
怎麼去擁抱 一夏天的風
天上的星星 笑地上的人
總是不能懂 不能覺得足夠

如果我愛上 你的笑容
要怎麼收藏 要怎麼擁有
如果你快樂 不是為我
會不會放手 其實才是擁有

當一陣風吹來 風箏飛上天空
為了你而祈禱 而祝福 而感動
終於你身影 消失在 人海盡頭
才發現 笑著哭 最痛

那天你和我 那個山丘
那樣的唱著 那一年的歌
那樣的回憶 那麼足夠
足夠我天天 都品嚐著寂寞

一閃一閃亮晶晶 滿天都是我的心

當一陣風吹來 風箏飛上天空
為了你而祈禱 而祝福 而感動
終於你身影 消失在 人海盡頭
才發現 笑著哭 最痛

當一陣風吹來 風箏飛上天空
為了你而祈禱 而祝福 而感動
終於你身影 消失在 人海盡頭
才發現 笑著哭 最痛

如果我愛上 你的笑容
要怎麼收藏 要怎麼擁有
如果你快樂 再不是為我
會不會放手 其實才是擁有

知足的快樂 叫我忍受心痛

知足的快樂…  

我們可以再把燈關暗一點 這樣不會害羞 比較好講話
呃… 不是
我想很多人覺得五月天一直長不大或不想長大
然後 然後 總是唱著 有關青春的歌曲
但 其實 有時候 我會想說
從小 我們就期待著長大來臨 享受青春的那一刻
而當我們漸漸老去之時 會不斷地回想
曾經的螢火晚會 曾經的學校操場 曾經的同學 曾經的青春的那一刻
所以 我想 一年一次在演唱會上
就假裝 我們都還年輕
我看到很多小朋友 今天來預演他們的青春
我看到很多大朋友 今天來回憶他們的青春
謝謝你們陪五月天做過這個最美的夢

至於 五月天的青春是什麼呢?
五月天的青春
這十五年很努力的和你們交換的那顆心
五月天的青春有臉
今天晚上回家
照鏡子的時候 就會看到那張臉
那張臉的名字
就是你的名字

明年 再一起跨年 好嗎?
晚安

知足的快樂 叫我忍受 心痛

===============================

嘿! 今年你失約了… 
又少了一個晚上! 
我可以開始期待明年了嗎?